十束

微博 @傲娇不败
贴吧 @一方的蠢萝莉°
许太太√
7天一更小剧场
在准备访谈一类的x
你的喜欢和推荐就是我更新的动力|ૂ•ᴗ•⸝⸝)”

头像源自太太@山桂贰 画的♡超美w
封面源自太太@canine 画的撩撩♡

【关于更新】

临近高考,繁忙到让我有点意外,订婚篇《静谧》已经在写了。高考后会高产的(大概),至少把之前答应的补齐。我保证【会停更不会弃坑】,我会一直写到我卸游戏为止。准备是稳定十天一更小剧场+访谈,正文应该除订婚只剩下最后一篇新婚篇了。
虽然我的粉丝超级少,但是很感谢你们关注我,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取关。

【原创同人·许墨】访谈(预告)

访谈 DAY3 的预告(?)
人群中走散了怎么办?
谈到最讨厌的事时,许墨表情为何微妙变化?
两个人的感情是否真的稳固?
她居然也玩这款游戏?!
敬请关注——访谈之“不能说的秘密”。

【原创同人·许墨】访谈DAY2

【已修改】
DAY2
【我和许墨并排坐在沙发上,主持人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】
主持人:这次我们再次邀请到了许先生和他的太太。听说最近许先生去参加了太太公司的年会,想必一定是段难忘的回忆。
我【点头】
许墨【礼貌的微笑】
主持人:我听说许太太公司年会去了KTV,请问许先生有唱吗?
我:有。
主持人【一脸期待】:那你觉得许先生唱得怎么样呢?
我【思考】:嗯……怎么说呢。
许墨【盯】
我【小声嘀咕】:反正没有洛洛唱得好听……
许墨【人畜无害(?)的微笑】:许太太?
我【立马改口】:非常好听!简直就是一名隐藏唱将!
主持人:看来许太太对许先生的歌声评价非常高啊,那么许太太唱得怎么样呢?
许墨【轻笑】:虽然太太唱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上厕所了,但是我依然觉得太太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动听的。
我【眼中燃起小火苗】
许墨【摸我头】
主持人【看许墨】:我感觉许先生特别喜欢摸太太的头发,是有什么原因吗,还是说只是单纯喜欢而已?
许墨【看我】:这样可以让她安心。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,其实胆子很小,就像只小猫一样。
我【不屑】【扭头】
主持人:那在许太太眼里,先生和什么动物比较像呢?
我【懵】:(完全没有意识到会问这个问题)啊……我想想……大概……是狐狸吧?
主持人&许墨【惊讶】:为什么?
我【无辜】:因为他很狡猾啊……有事没事就逗我,搞得我既害羞又很尴尬。
主持人【笑】:哈哈,原来是这样,许太太还真是个可爱的人呢。两位看着真的非常甜蜜,但我们都知道,除了甜蜜以外,情侣之间肯定也会有矛盾,也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,方便和我们分享一下吗?
我【脱口而出】【委屈巴巴】:那天晚上他说会一直陪着我的,半夜人就没影儿了。我本来是不知道的,但当时肚子特别疼,半夜被疼醒了,发现他不见了。
许墨【苦笑】:就因为这件事,她跟我怄气怄了好一阵子。
我【委屈】:我知道你很辛苦,晚上还被研究所叫走,但是明明你先答应我的,而且那晚我真的很疼。【低头】半夜被疼醒的时候,我本来想自己倒点热水的,但我连扶着床沿站起来都很困难,后来没办法,只能就这样继续睡了。
许墨【搂住我的肩膀】【低头】【轻声】:……你怎么当时怎么不告诉我?
我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】:我告诉你也没有用呀,我总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你的工作吧?
许墨【揉了揉我的头发】:小傻 瓜……
主持人【暧昧的笑】:看来许太太真的对这件事很在意,希望许先生引以为戒咯?
许墨【笑】:当然。
主持人:那么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。上次的访谈中,我们问了拍摄的卡面各位最喜欢哪一张,那么这次我们想知道——拍摄卡面的过程中有没有比较困难的时候,或者说遇到过什么难题?
我【擦了眼角的泪】:有。拍溺海的时候。溺海的进化卡面是水下的kiss,是我吻上去的。要求表现出惊讶的表情,但是许墨他就是情绪不到位。那又是拍摄最后一天,所有人都很着急,我也很着急。我本来就不会游泳,在水下憋气的时间也有限,十几次下来我也很累,而且我前一天熬夜在赶策划案,最后一次我吻上去的时候是真的撑不住了。他那个时候就是发现了这件事,才露出惊讶的表情的。幸好被摄像师抓拍到了。后来我呛了些水,不过还好,问题不大。
许墨【担心】:我当时非常害怕,她整个身子往下沉的时候,我马上抱住她,示意救援人员过来。谈到大事的时候,她永远避重就轻——其实她上岸以后的情况很不稳定,制作组还是决定把她送医院了。
我【笑】:好啦好啦,不说这个了,我们快点进入下一个话题吧。
主持人【愣了一下】:哦哦,好的。接下来的都是比较日常的问题。平时两个人会聊天吗?聊的话,聊些什么?
许墨:平时能聊天的时间并不多,大多都是短信电话联系。有时间在一起了,两个人也都很累,【笑】太太不知道几次在看电影的时候睡着了。
我【生气】:许墨你又揭我短!【捶他】
许墨【投降状】:好了,好了,是我不对,但是你睡着的样子真的很可爱。
主持人【激动】: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?
许墨【笑】:当然——不行。她可爱的样子,只能我一个人知道。
我【停手】:许墨……
主持人【遗憾】:那真是太可惜了。不过这也可以说明许太太的睡眠时间完全不够。许先生呢?听说你可以三天不睡觉连续工作,那么对你来说睡眠时间足够吗?
许墨【思考】:遇到她之前是够的,遇到她之后,还得花一些时间想她、照顾她,时间会比较紧张,睡眠时间也有一定的压缩。不过——我非常喜欢现在的状态,虽然少睡了一会儿,但是我拥有了全世界。【温柔】【笑】
主持人【大笑】:我们的访谈节目可以改为“许先生的告白合集”了。
我【连忙阻止】:不行不行,他有好多小迷妹的,那样的话……嗯……反正就是不行啦!
许墨【突然吻额头】:放心,我只爱你。
我【脸红】
主持人:看来许先生是个非常专一的人,别的小姑娘估计得伤心咯。——好了,我们这期的访谈也接近尾声了,感谢两位的参与,希望两位下次也能为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。
【关电视】
【我趴在沙发上睡着了】
许墨【心疼】【盖毯子】:肯定累坏了……
【公主抱】
我【朦胧睁开眼】:许墨……
许墨:睡吧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
我【迷糊】:嗯……
【周围都是许墨的味道】
【第二天醒来】
我【惊讶】:诶诶诶?!我怎么在这里?
许墨【站在卧室门口】:昨天你趴在沙发上睡着了,我怕你着凉,就把你抱到我床上睡了。
我【羞耻】:那你你你……睡哪里?
许墨:外面的沙发。【打喷嚏】
我【愧疚】:着凉了?
许墨【无奈】:大概。我家里除了冬天和夏天的被子之外,只有小毯子。
我【脸红】:那……那你怎么不来床上睡?
许墨【挑眉】:哦?太太是想让我一起睡在床上的意思?
我【连忙找借口】:你不是说只有这一条厚被子嘛……
许墨【得逞的坏笑】:我不介意现在再睡一觉?
我【惊讶】:哪……哪有这样的!
许墨【逼近】:可我就是想这样,不行吗?
我【结巴】:那、那就……两分钟。
许墨【轻笑】:好。

正式18岁啦,希望能做更多自己喜欢的事♡
【没错我就是画渣XD

【原创同人·许墨】访谈(预告)

访谈 DAY2 的预告(?)
许墨唱功究竟如何?
互揭伤疤?不愉快的回忆?
在拍摄某张卡面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两位嘉宾心情沉重?
揭秘——访谈之“互怼的100种策略”!

【原创同人·许墨】小剧场

NO.7 离别与重逢
马上就要过春节啦,节目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,每天上班都轻松了不少,甚至会有时间自己剪辑一些喜欢的视频之类的。当然,和许墨在一起的时间也随之变多了。
不过,说起来,科研人员真的是全年无休啊,完全不理会节日这类的,许墨也不例外。听说最近又要去外地调研了,明明都快要过年了……
来电提示。
许墨。
我有些意外,毕竟现在他应该忙着整理要带走的行李吧?好像没过两天就得走了。
“许墨?”
“抱歉,在你工作的时候打扰你。”常规的礼貌道歉,不管是在一起之前,还是之后,他都是这个样子。虽说是个好习惯,但总给人一种生疏的感觉,多少来说,我还是有些失落的。
“没关系,没关系。啊,你不是应该在整理行李了吗?很忙吧?”他这个电话打来真的让我非常疑惑。
“行李准备得差不多了。谢谢你的关心,我很开心。”他的话常常不温不火,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,即使开心这样的情绪,从他嘴里说出也成为一种很平淡的感情,“调研,不得不去,所以这次不能一起过年了。”他或许,也有点失落吧?
对我来说,失落肯定是有的,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不是吗?工作还是十分重要的啊。我故作轻松:“那你记得回来以后要补偿我哦。”可是心里明明想的是——如果可以一起去的话,我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度过新年。我摇摇头,否定了这个荒谬的想法。许墨自己在外地调研都已经很累了,再带上我这个拖油瓶,怕是只顾着照顾我,完全没时间管调研的事了吧?
“好。”许墨轻声答应下来。
“你……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说这些吗?”特地,因为没法一起过年的事,和我道歉?
“是。因为这是我们在一起以后过的第一个年,考虑到不能在一起过,你会感到很难过吧?所以还是得道歉,毕竟是因为我的原因。”话语中夹杂着些许自责,再加之他提到“过的第一个年”,我的心情更加低落了。
是啊……第一个年……就没法一起过呢。
幸好这两天都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,安娜姐看我魂不守舍的样子,也每天催我早些回去休息。
要过年了,还是得买些年货的,去超市逛了一圈,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,就和现在的心情一样。
心情不好,大吃大喝一顿就好了。我想这句话应该不错——因为我手上拿着四五个大袋子,说实话自己拎起来还真有些重。
一路上还是精神恍惚,要不是听到刺耳的喇叭声,完全意识不到自己走到一半,在路当中停住了脚步。
上楼,回家,躺在床上,就没事了。
自顾自地往前走,我低头在包里找钥匙——“砰”地一声,撞到人了,手上的袋子散了一地,我蹲下去捡,嘴上漫不经心地说了声“抱歉”。
“都已经这样了吗?”
许……墨……?
不对不对,肯定是我幻听了。继续整理地上散落的物品,把它们重新装回袋子里。
那个人蹲下来,帮我一起把东西装回袋子,我不知为什么,心里好像只想着回家,连句“谢谢”都不知道说。
我刚想站起来,抬头,却见许墨一脸担忧地看着我。
“因为新年没法在你身边吗?”
“……”我无言以对。
我对他礼貌一笑,拿起袋子,和刚刚找到的钥匙,站了起来。
他眼眸一沉。
我与他擦肩而过,打开了家门。
“我很担心你。”他如是说。
“不用在意我,我很好。我会等你回来的。我也不是第一次一个人过年,习惯了。”我打开了房门,进去,然后关门。
我捂住嘴,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。其实我很讨厌一个人过年,我也想不是一个人的。但是,但是,我不得不支持你啊,许墨。如果连理解你都做不到,还谈什么做你女朋友。一想到这儿,我哭得更厉害了——因为,我一直,没办法做到啊。
我背靠着门,无助地坐在门口。
“笃”、“笃”——敲、敲门声?
透过猫眼,我看到了门外的许墨。
“我听到你哭了,调研不去便是了。乖,开门。”他叹了口气,诱导着我打开这扇门。
不行的,我不能再让自己的软弱拖累他。我转过身,擦了擦眼泪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:“不……不用迁就我,请……不要让我成为你的累赘。我……要睡觉了,最近工作……有点忙,我累了。你也……早点回去休息吧,明天……就要出发了。”
门口许久没有声音,我以为他已经回去了,也准备回卧室直接睡觉。
“好。我知道了。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许墨说话的声音本就很轻,穿过这扇门,我能听到的,就更轻了。
躺在床上,心莫名有些绞痛,最近人确实有些奇怪,明天去看一下医生吧?
第二天以生病为由,向公司请了假,虽说自己就是老板,也没有说不去就不去的说法。
检查了一圈貌似都没有问题,医生建议我去心理科看一看,但我自认为并不会严重到有什么心理问题,顶多是最近没有调整好而已,便直接回家了。
连续几天,我都以生病为由,没有去上班,安娜姐只说让我好好休息,我听到悦悦好像还在旁边调侃说我先开始放假了。而许墨也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给我,大多都是一些日常的问候,后来有些时候我错过了,也没有再给他回过去。
我天天都待在家里,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,胡思乱想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
“叮——”门铃响了,我停了两秒才意识到,慌忙地去开门。
是许墨。
我双眼无神地看着他,愣在那里。头发也没有梳过,应该乱糟糟的吧?
“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?”他看起来好像很惊讶,也很心疼。
我歪头看他,脸上更多的是不解的表情。怎么说呢?现在整个人好像都呆呆的,脑袋也空空的,对他的到来,也完全不感觉惊喜。
他帮我整理头发。
我看到他身后还有个行李箱。没有回家放东西,而是先来找我——是这样吗?
明明是应该感到很开心的事,却提不起任何感情。
他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,“公司说你这几天都没有上班?”他已经知道了吗?对哦,今天是工作日吧。这个点,我确实还不会下班在家,应该……是已经去公司找过我了。
我木讷地点点头。
他眼中的情绪越来越复杂,他说:“稍微整理一下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“好。”我机械地回答了一声,回房间做了一些出门的准备。
“走吧。”许墨的口气有点沉重。
一路上,他把我的手握得很紧,握得我有些疼了。
他开车带我去的。是医院。
“许墨……”我在门口停住了脚步,我摇头,“我身体没有问题,不用来这里。”
许墨强扯出一个微笑,摸了摸我的头,安慰我:“别害怕,我们只是进去做个小检查,做完就出来,很快的,好不好?”
我将信将疑地点点头。
根本配不上他吧?他居然对你还那么有耐心?他怎么可能喜欢你呢?许墨真的是去调研了吗?你怎么会知道呢?
又来了……又来了……
我用那只没有被许墨拉住的手疯了一样地砸自己的脑袋,企图把那种想法赶走。
许墨看到了我的举动,抓住了我的另一只手,我无助地看着他,他也终于绝望了一般。
他放开了我的手,用力抱住我,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没事的,会没事的。”
我随他进去了,做了一些检查,也回答了各种问题。
那个医生说:“许教授,麻烦出来一下。”
大概是许墨的熟人吧……
我看到许墨随着他出去了,那个医生一直在叹气,许墨只是不停地点头。看到一个平时教授别人知识的人,一直点头,还真是少见呢。
不久他回来了,我尽力让脸部展现出笑容:“我就说没什么事吧?”
他笑得有些凄凉,却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。“当然。许太太非常健康。”
“许墨!”医生的语气很严厉。
“没事,”许墨抱歉地向那个医生笑了一下,“她会没事的。”
出了医院。我站在车外,许墨看我不动,刚想开口问我,却被我抢占先机。
“我耳朵……很好的。是……重度抑郁,对吧?”我笑了,或许这个笑是发自内心的,绝望的笑。
我继续说下去:“我听到了……伤口。他应该是说,我身上会有伤口吧。如果是重度抑郁的话,像我这样的话……”
“别说了……”
“有哦,许墨……那时候我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呢。手臂上流了血我才回过神,原来自己手里拿着小刀啊……”外面很冷,眼泪掉下来都是冰凉的。
“求求你。别说了……”
“我很久之前就在想为什么会选择我呢?自己根本配不上你吧?你为什么会对我那么温柔呢?我为什么总是不能理解你呢?好困扰啊……这几天,我想的时间更久了……我就想——是不是因为我拖累了你呢?没有我你会找到更好的女孩子吧?如果没有我的话,你就可以更好地工作了吧?是不是我消失,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呢……”
“别说了!”许墨蛮狠地吻住了我,成功地封住了我的嘴。他的眼睛好红,好漂亮。
我拼了命地摇头,使出浑身解数推开他。
我又笑了,我想这次的笑,应该只能用悲凉来形容:“我没救啦。许墨,我没救了。我已经……不想……再成为……你的累赘了。”
我从口袋里摸出小刀,熟练地打开,刺向自己的心脏,一气呵成。速度快到,许墨的表情只有一瞬的变化,就模糊不清了。
会死的吧。一定可以。
“请……不要……救我……”这大概是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。
不愿意睁开眼睛,大概已经是死亡的状态了?
“许老师,您去休息一下吧,您已经好几天没合过眼了。而且所里也需要您,麻烦您赶快回来吧。”是……女孩子的声音。
“她醒来看不到我,她会害怕的。所里的事我会尽量帮忙的。”许墨……吗?
期间好像还听到了安娜姐、悦悦的声音。
没有……没有死掉……吗?
身体,好像不太动得了?
“医生!医生!”许墨的叫声,有点过于激动了吧?
“她……她刚刚动了。她是不是要醒了?”像孩子一样的期待。
“许教授,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。我知道你很着急,请平复一下你的情绪。”医生冷静地说着。
医生走后,我竭力睁开自己的眼睛,却只睁开一条缝。
我竭力发出声音:“许……”墨……
眼前出现了人影。“我在。”手掌传来熟悉的温热。
我渐渐接受了我还活着的事实。
康复的日子也不需要很久,许墨几乎是寸步不离。即使是我去上厕所,他也会守在门外。我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,人也感觉比之前好了许多。
某天,恰巧许墨的一个女学生过来,大概是请他回所里,许墨貌似没有答应。我自己下床想要去厕所,女学生竟主动提出扶我去,我道了声谢,便让她陪着我去了。
毕竟是女生,她陪我进了女厕所。在进隔间,我要关门的时候,她用手抵住了门。我抬头,却对上她炙热的眼神,好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:“请不要再让拖累许老师了!”她涨红了脸,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——“对不起。”说完便逃走了。
伤疤再次被揭开,黑暗再次向我席卷而来。
我独自走在医院的走廊上,回到自己的病房,打开了门。双眼又回到了从前的无神。
“你回来了?那个女孩子呢?”许墨笑看着我,我却没有正眼看他,只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床位。
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程度,快步走过来,挡在我面前。“她对你说了什么?”许墨急切地问我。
我摇摇头,抓住他的手臂,将他往旁边推。他不动,我就更用力。他还是不动,我急了:“你让开,许墨,你让开。”他纹丝不动,我叹了口气,转身想从另一边上床。
他却从背后抱住我,想梦呓一样:“不要离开,好不好?”
“许墨,松手。”我平静地说。
“那你会答应我吗?”
“……”怎么回答。我已经明白,我离开才是最好的。这样他才能安心工作,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。
于是我说:
“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。”
“我只有你了,连你也要离开吗?”许墨在我耳边轻声哀求,“你说过愿意做我的蝴蝶的,许太太。”
我的内心并非一点悸动都没有,我身边有很多朋友,有安娜姐,有悦悦……但是许墨,看上去社交甚广,其实一直是个独来独往的人。
“许太太,你对我很重要。你的帮助和背后的支持我都看在眼里,你很努力,我也知道你很痛苦。我的工作过于繁忙,没有时间陪你。那是我的问题,你不需要那么自责。所以,请不要再把自己当成累赘了。”他走到我跟前,牵起我的手,在我手背轻轻落下一个吻。温热的唇瓣触上冰凉的手,我好像,有些开窍了。
许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我不解地看着他。
他将里面的小环取出。
“你是我最珍贵的宝物。”他眼中的柔情,正悄悄地把我内心的棱角磨平。
将它戴在我右手中指上,缓缓推入。
是……戒指。
他笑得很开心,像是发自内心的喜悦:“居然正好。”
内心有些难掩的喜悦,我知道内心的冰面正在融化。
然而重度抑郁并不是那么快就能痊愈的,我知道许墨在耐心地培养我对自己的信心,我也很配合。偶尔的拌嘴,也让我感到很愉快。
因为不完美,所以,才会是最好的。
夜晚,和他一起在路上散步。
“许墨。”
“嗯?”他低头看我。
我抬头。“我爱你。”
我笑了,夜空里的星很美,但他眼中的星辰大海,正闪耀着,不一样的光芒。

*一些剧情解释及灵感来源
其实这次的写作灵感大多都不来自剧情。关于“累赘”,我的灵感来自鲁迅先生在《过客》中提出的——“诅咒爱我者的死亡”。大概意义就是,有爱的人就有了牵绊,让人们在做事前就产生了考虑;反之,如果没有他们,那无论做什么事,内心就不会有所顾忌。女主作为“爱我者”的存在,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为许墨带来的阻碍,在我看来是十分痛苦的。关于“抑郁症”,我想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,对于身边患有这样症状的人,我们也应该给予更多的鼓励和信任,他们本就很自责了,请不要雪上加霜。关于题目“离别与重逢”,一开始并不是这个题目,主要是写着写着写偏了(本来应该是小甜饼的),真正意义上的重逢,在女主抑郁症逐渐好转的时候,也就是她对自己的存在有了自信以后,以一种新的方式生活。最后,请务必注意到女主在这里比撩撩更痛苦。
以下是与往常一样的分项罗列:
1、累赘 灵感来自鲁迅文章《过客》中“诅咒爱我者的死亡”。
2、蝴蝶 参考许墨电话“画家与蝴蝶”中的蝴蝶&我写的《深陷》中,女主答应了许墨,表示愿意做他的蝴蝶。

【当你要求许墨来你家给你讲睡前故事时……】

(此时你们还只是【朋友】关系)
你拨通了许墨的电话。
“许墨。”
“嗯?怎么了?”他温柔的声音入耳,低沉又好听。
你这几天总是失眠,对什么都感到烦躁。
“你……在家吗?”你小心翼翼地问。
“在。”电话里的声音很轻,其实他这几天熬夜写报告,也没有休息好。
“你能不能过来一下?”你感到非常开心,因为他在研究所的天数,比他在家的时间都多许多。
“公司?”他以为你在公司加班,有点担心,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,如果一个人回家的话,会很危险。
你意识到了自己没说清楚,为了消除许墨的担忧,你连忙否认:“没有,没有。我在家里,就在你隔壁。”
许墨松了一口气:“好的。”
没过两分钟,你听到敲门声。你连忙从床上爬起来,穿上拖鞋,去给他开门。
他发梢还有些湿,应该是刚刚洗过头,但头发没完全吹干。
时值冬天,外面风吹得很冷,你马上招呼他进来。
他进来后,没有先问你让他过来干什么,而是先抚平你翘起的头发。
你的脸微微一红。
他意识到了自己的举动过于亲密,略带歉意地对你笑着说:“冒犯了。”
你摇摇头说“没关系”,然后告诉他你想听睡前故事。
他不禁笑了一下:“抱歉,我没想到你那么孩子气。”
你有点羞愧,没有说话,带着他来到你的卧室,你躺在床上,盖好被子,像个小孩子一样等他给你讲故事。
“没有故事书吗?”他问。
“没有。”
于是他拿出手机,开始查阅睡前小故事,过了一会儿,他开始讲:“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,在一本描写原始森林的名叫《真实的故事》的书中,看到了一副精彩的插画……”
你感到非常惊讶: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《小王子》?”
他笑看着你,并不觉得这事件夸张的事:“你经常提到《小王子》里的句子,我便记下了。”
你很是感动,没想到他那么细心。
“谢谢你,许墨。”
“没关系,能为你做让你开心的事,我感到很荣幸。”
接着,许墨继续讲了下去,你心满意足地听着他为你讲的睡前故事,渐渐地——睡着了。

关于钱的流通的一个有趣的想法(?)

洛洛卖身(x艺)赚钱→去怼怼餐厅吃饭→巨额流入总裁手中(剧情里女主看到洛洛的账单的时候,说上面一大笔钱)→总裁投资许墨做实验
所以金主或许是洛洛?(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啦x)
说不定呢XD

非常抱歉,原定于今天的更新将延后,主要是因为成绩的原因。可能要平复几天心情吧。对抱有期待的小伙伴在这里非常真诚地道歉。

【原创同人·许墨】访谈DAY1

【笔名:傲娇娘·十束(十束) 微博 @傲娇不败,贴吧 @一方的蠢萝莉°】

DAY1
【我和许墨并排坐在沙发上,主持人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】
主持人:这次我们有幸邀请到了许先生和他的太太来到我们的节目现场。想必大家对于这两位已经非常熟悉,我就不多做介绍了。
我【小声嘀咕】:还不是太太呢!(被主持人无视)
许墨【礼貌地微笑】
主持人:这次的访谈会涉及一系列的问题,请务必诚实作答哦!那么接下来是第一个问题。啊,第一个问题就比较私密……嗯……请问两位kiss过几次?
我【扳手指头】:一次,两次,三次……
许墨【思索状】【低头看我】:数不清了。
我【脸红】【瞪许墨】:才不是呢!
主持人【笑】:没关系没关系,这个问题我们就不深究了。让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——拍“樱落无声”进化后卡面的时候,你们kiss了吗?
我:没有!
主持人【看许墨】
许墨【轻笑】【看了看我】【语气暧昧】:许太太说没有,那就没有吧。
我【脸红】【不作声】
【台下一片坏笑】
主持人【对台下做了“嘘”的手势】:好啦好啦,【转向我和许墨】那真是有点可惜了。
主持人: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印象?
我【支支吾吾】:好年轻的教授啊,感觉挺意外的。
许墨【敲了下我的头】:第一次见面我哪里是教授?【看向主持人】我觉得这个小女孩很可爱,活泼,对一些都很憧憬,只是没想到这样好的女孩将来会成为我的太太。
主持人:看许先生谈到太太的时候眼里满是温柔呢!不过,许太太貌似都记不太清自己第一次遇到许先生是什么时候了。
我:对不起。
许墨【摸了摸我的头】【向主持人抱歉地笑了一下】:麻烦节目停一下。
【节目停止录制】
许墨【严肃】:请不要语言攻击我太太,尤其不要因为以前的事情责怪她。
主持人【真诚】:抱歉,我会注意的。
【录制重新开始】
主持人: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?
我【不假思索】:他跟我说相信自己直觉的时候。【害羞】那天我还是第一次被壁咚呢。
许墨:见到她的时候就心动了。
主持人:两位真的很甜蜜呢!那对方做的哪件事让你最感动?
许墨:上次发高烧的时候,她照顾我。当时是她一个人把我扛到床上的吧?【摇摇头】应该用拖比较合适?我醒来看到她的时候,真的有种“如果这是我太太该多好”的感觉。
主持人:所以你们后来就在一起了对吧?
许墨【笑看我】:是的,我很幸运。
我【脸红】
主持人【看向我】:那么许太太呢?
我【纠结了好久】:其实基本上每次麻烦他都是为了节目的事,他也帮了我很多,最感动的一件事大概是他在外地调研的时候,早上我打电话给他,他觉得我状态不好,晚上就赶回来了——带着送给我的新年礼物。
主持人【好奇】:礼物是什么?
我【认真】:一只猫咪。当时外面还下了雨,我见到他的时候,他基本上全身都湿透了,但是猫咪只有背上淋了点雨。我当时真的感动得稀里哗啦的。
主持人【笑】:如果是我的话,我也一定会很感动的。接着,下一个问题——两位觉得哪张卡面拍得最好?
我:“定格”的进化卡面吧,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,嘿嘿。【偷笑】
许墨:只要和太太有肢体接触的卡面,我都觉得拍得很好。
我【脸发烫】【生气】:许墨!
许墨【坏笑】:嗯?
主持人:好了,我们赶紧进入下一个问题。我们都知道两位在一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大概打算什么时候订婚呢?
许墨【想了想】:这得问许太太了。
我【气嘟嘟】【不说话】
主持人【尴尬】:可能这个问题太私密了,许太太不愿意透露吧。许太太总是会问许先生自己是不是很傻,我们很想知道许先生到底是怎么认为的?
许墨【轻笑】:有时确实有点傻。
我【瞪许墨】【委屈】:你当时明明都说不觉得我傻的!
许墨【无奈】【摊手】:主持人一开始就说要诚实作答的。
我【酝酿怒火】:许……墨!
许墨【摸头杀】:好了好了,不生气了。
我【扭头】:哼!
主持人【连忙缓和气氛】:许先生一定在说笑呢,许太太不必当真啦。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。【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】两位觉得对方什么时候最可爱?
许墨【邪魅一笑】:生气的时候。
我【脸已经烫得可以煎蛋了】【极度生气地走出录制现场】:许墨,你有本事今天睡外面!(啪!)【响亮的关门声】
主持人【震惊】:难……难道两位已经同居了?
许墨【站起身】【苦笑】:她有我家钥匙……请不要想太多了。我要去哄我家的许太太了,再见。【走出录制现场】
主持人【抑制住内心的激动】: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!我想大家都已经通过刚刚的对话,更深入地了解了他们两位以及——两位的生活现状!那么,请和我一起期待下一期更精彩的内容吧!
【听到开门声】
啪【关电视】
许墨【在玄关换鞋】:在看之前的访谈?
我【坐在沙发上】:偶尔闲下来,也得有些娱乐活动吧?
许墨【走过来】【把我抱到他腿上】:那和我一起再看一遍?
我【想到他访谈里故意戏弄我的场景】【转过身】【锤胸口】【恼羞成怒】:你你你,还没欺负够我啊!
许墨【抱得更紧】【宠溺地看着我】【笑】:当然,我想欺负你一辈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