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束

微博 @傲娇不败
贴吧 @一方的蠢萝莉°
许太太√
7天一更小剧场
在准备访谈一类的x
你的喜欢和推荐就是我更新的动力|ૂ•ᴗ•⸝⸝)”

头像源自太太@山桂贰 画的♡超美w
封面源自太太@canine 画的撩撩♡

【原创同人·许墨】深陷

【笔名:傲娇娘·十束(十束) 微博 @傲娇不败,贴吧 @一方的蠢萝莉°】

《深陷》
文/十束

1
自从上次的那次饭局后,每次到研究所,都有人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,亦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。
许墨在前头走,我在后面跟着他,低着头,不敢看旁边的人。猛然感觉前面的脚步骤停,我也立马刹车。
好险,差点就撞上去了。
“怎么一直走在我后面?这条通道貌似也不是很窄。是害怕我吗?”许墨的表情有些许一闪而过的沮丧。
“没有没有,”我连忙否定,“我……”
一直被旁人盯着本就教我脸红不已,现在又被许墨这么一说,脸上更是火辣辣得烫。
“脸这么红,是人不舒服吗?还是说你……害羞了?”许墨轻笑一声,明显是已经否定了前面的答案。
又在戏弄我了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又不知怎么反驳。嗯……好像,也没办法反驳。
看着我气鼓鼓地样子,他摸了摸我的头,“走吧,实验要来不及了。”
为什么我每次都是他的手下败将?

2
来研究所的次数多了,脸皮也就厚了,研究所的人看到我也已经习以为常。并且因为节目的事情,跑去研究所的频率越来越高,也无暇顾及周围人的眼光。
那天,我如约来到许墨的办公室,十二点三十,正好。我本想敲门,却发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,里面有交谈的声音。
“许老师,我们组的实验数据出现了很大的误差……您能不能帮我们看看?”一个女学生的声音。
“好的,你放在那里吧。”许墨的声音,依旧温柔而若即若离。
“许老师……还有上次的论文……”
“嗯,我正准备和你说……”许墨似乎刚要开始和他的学生讨论论文的事,又戛然而止,“啊,抱歉,突然想起我这个点有约,麻烦你明天再来一次吧。”
“啊,好,好的,那我明天再来吧。”女学生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沮丧。
对话结束,我马上佯装要离开的样子,身后女学生的脚步声十分急促,一副要赶时间的样子。我走了没几步,就被另一个声音叫住——“要走吗?”
“没有……我……”
“进来吧。”
办公室内。
“都听到了?”
我点点头,然后马上考虑到这样可能被许墨当作偷听别人对话的变态,于是又摇摇头,为自己辩解:“我没有想偷听,是你的办公室门开着,我才……”
许墨轻笑:“所以还是听到了。”
我等着他数落我,但是并没有。
于是,我抬头自己认错:“是……是我不对,那……怎么办呢?”
“那么,把周六的时间借给我,可以吗?——然后,你今天要和我说的事是……?”
“差点都忘记了!这次节目的主题是……”
自动忽略了第一句话,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呢……
怎么感觉又掉进了许墨的陷阱呢?

3
一周的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又到了周六。上次去过游乐场,这次改在科技馆。对于许墨来说,还是和科技有关的事物更有吸引力啊。
这两天都没有听到隔壁开关门的声音,许墨应该都没回来过吧?
约了早上九点,但是大概八点四十五的样子,便能透过窗户看到楼下许墨的车子了。
时值秋天,我换上便装,披了一件风衣。许墨也褪去了他的白大褂,穿了日常的衣服。似乎比那白大褂要好不少,毕竟穿白大褂的人,总给人一种医生的感觉,让人亲近不起来。
“为什么盯着我看?”被许墨这么一问,我恨不得打个洞钻下去。刚刚一脸花痴地看着他,肯定被他看到了。为避免尴尬,已经坐进副驾驶的我决定换到后座去。
刚一起身就被许墨拉住。
我现在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只能无辜地看着他。
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一会儿。
最终还是他率先开了口:“你在后面,我不放心。”
是在担心我吗?
“可是坐在后面也能看得到我…”
“那样的话,怎么在第一时间保护你?”
今天的许墨,有点不一样。

4
感觉到许墨的异样,一路上我都非常担心。
不停地用余光偷瞄他,竟然惊讶地发现许墨的上下眼皮不住地打架。我简直不敢相信,一个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的人竟然也会有犯困的时候。
“许墨!”
“嗯?”
“你……是不是犯困了?”
“没有。”
“你撒谎。”
许墨靠边把车停好,看着我,十分认真地说:“我,没有撒谎。”
这是我第一次看到,许墨眼中冰冷如雪的坚毅。

5
一路到科技馆,我们几乎没有再说过话。
进去了才发现,科技馆不单单是看,可以玩的地方也有很多,明明应该是我谢罪陪许墨过来才对,却不知不觉中成了我的主场。
许墨一直陪着我,什么也没说过。我也不敢看他,毕竟刚刚的冷战还没有结束的迹象。
我们就像一对刚吵完架的小情侣,谁也不理对方。
可明明,不是情侣啊。
参观完科技馆,为了纪念,我买了一个发夹。“好看吗?”我好像完全忘记了这是和许墨,而不是和某些闺蜜来这个科技馆。
此话一出,我便意识到状况不对。但听到的却是——“你戴的话,会很可爱。”
被许墨夸奖了?

6
送我回家的路上,许墨明显比之前有精神了许多。
玩了一天,我也累了,车外的风吹得有些凉,我把车窗升上来,靠着靠着竟睡着了。
醒来后发现外面的天已经很黑了。
回过头,许墨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。均匀的呼吸声,弥漫在空气里,异常好听。
车已经停在家楼下了,我正在纠结要不要叫醒他。低下头看手机,凌晨两点零三,我是睡了多久啊……
再抬头,发现他正看着我。
“醒了吗?”
“啊……是,是的。我也是……刚醒。”气氛有些尴尬。
“那回家吧。”
他把身上的外套取下来给我披上,“刚睡醒,别着凉了。”可是明明他也才睡醒,不会冷吗?
我想要避开,却发现这次的许墨异常用力。
“咝……”外面的风确实很冷。
然而许墨这次好像会错了意。
“弄疼你了吗?抱歉。”很诚恳的道歉,但却容不得我再次推辞。
我没有解释,只想快点走进楼里,免得大家都受风寒。
电梯缓缓上升,我突然想到刚刚可是许墨难得一见的睡颜,忘了拍下来,真的有点可惜呢。

7
周六玩了一天,工作都堆积到周日了,忙完工作已经是凌晨了。打开手机,发现有许墨的短信:
“昨天很开心,谢谢你把周六的时间给我。”
但考虑到时间太晚了,可能会吵到他休息,刚刚打完的字又被一一删除。
明天再说吧。

8
周一下班后,想起节目的事情还没有完全定下来,于是又赶去研究所。
会不会下班了呢?撞撞运气吧。
到了研究所就直奔许墨的办公室,敲门后并没有人应答。
应该是回家了吧?这么想着,我转身要走。
“找许老师吗?”是那天那个女学生的声音。
我回头,点了点头。
“听说好像是一天都没有来研究所吧,中午来看过也没有人。”听到女学生这么说,我突然感觉到什么。
不安的情愫在心中蔓延开来。

9
从研究所出来,我直接打的到了家里。
到家放完包后,鼓起勇气,敲响了隔壁许墨的门。
咚咚咚,咚咚咚。
过了很久才有人来开门。
门从内侧被拉开,许墨嘴里叼着体温计,脸很红——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像现在这样,看上去那么脆弱。
他带着那副黑框眼镜,穿着居家服,竟没有一点点教授的样子。他靠在门背上,眼神在示意我进来。
我蹑手蹑脚地走进来,找了一个地方站着。
之前来过一次,许墨的房间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——干净。即使是现在已经生病的状态下,房间也没有任何不整或者脏乱的感觉。
他让我坐在沙发上,可是我的脚就像钉在地板上一样,寸步不移。

10
大概两分钟后,他取出体温计,看了看度数,然后用力甩了甩,拿酒精棉擦拭干净后放好。
这时我才开口:“发烧了?”一开口我就后悔了,这不显然是发烧了吗,还用问吗?
“嗯。”他没有看我,拿了桌上的药,扳了三粒出来,和着水一起吞了下去。
“你坐吧。”他眼睛看了看沙发。
我并没有理会他的邀请。
“很严重吗?”
“嗯。”许墨似乎不愿意多说话。
嗯……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想问的貌似有一堆,却不知从何问起。
“还是节目的事情吧?如果哪次找我不是因为节目的事情就好了。”许墨开口。
我……我确实很关心我的节目,但是听说你一天没去研究所的时候,我满脑子都在担心你啊。
我确实想这么说,可以话到了喉咙口,又被我憋回去了。
“确实是节目的事……可是你现在生病了,需要休息。”
“现在我帮不上忙了吗?”发烧时候的许墨,流露于表的情感就更为强烈。
“我们可以等你好些再继续讨论。”我准备走出去。
快到门口的时候,许墨突然从后面拉住我的手。

11
“能……再陪我一会儿吗?”许墨拉着我的那只手,很烫。他现在一定很难受吧,都已经病成这样了,之前还想着和我讨论节目。我不禁感到心酸。
“好。”我答应下来。这次我没有站着,而是在他身边坐下了。
“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个‘画家与蝴蝶’的故事吗?”
“记得。”
“你上次听到哪儿?我记得你睡着了。”
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确实,我当时听到一半就睡着了。听到的地方大概……好像是……
“貌似是那个画家整天画那只蝴蝶来着……”
“那么我接着讲下去。
“后来那个画家怕蝴蝶厌倦,就把它抓起来放在玻璃罐里。
“再后来,画家生病了,病得很严重。一天,他一不小心把罐子打碎了,一地的玻璃。幸运的是蝴蝶没有受伤。但是——它飞走了。”
“那画家不会很伤心吗?如果蝴蝶飞走的话。”
“会。但是后来,蝴蝶又飞回来了。你说究竟是为什么呢?”
这又不是我编的故事,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呢?
于是我反问他:“为什么呢?”
“因为,在蝴蝶离开前,画家对蝴蝶说——”
突然,许墨停了下来。
空气突然安静,我甚至能听到夕阳透过窗户落地的声音。那光正巧照到我的眼睛,有些许刺眼,但也是那束光,使我眼前的世界迷幻而显得不太真实。
明明没有风,却听到了风铃的响声。——有人说,这时许愿的话,所有的愿望都可以实现。
和着风铃的轻响,他附到我耳边,轻声说——
“我爱你。”

12
那天,我晚上没有急着回到自己家。
后来我才知道,许墨周日高烧烧到40度,也不肯去医院打点滴,就买了点药吃。导致周一人就更加不清醒了,所以过了好久才开门。
其实说完那句话,许墨就直接倒在了我身上。
我吓了一跳。
可能火炉更适合形容当时的他吧……再好的脑子,也得被烧坏啊。记得每次发烧去看医生的时候,医生都恐吓我,不让我玩手机,说再玩下去烧得厉害了,可是要得脑膜炎的。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敢在发烧的时候碰手机。
许墨这么烧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但是就算我力气再大,扛一个大男人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……所以要把他送去医院实在是不太可能了,不过扶到床上还是可以的。
我不懂医,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——冰敷。考虑到不一定分得清他的毛巾是哪条,我跑到自己家拿来自己的毛巾,用冰水冲洗后敷在他的额头。
呼吸声有些急促。
我担心地看着他,隔一会儿就再重新用冰水冲毛巾给他敷上。忙忙碌碌了好久,或许是药有了效果,又或许是冰敷的作用,他的体温好像没有之前那么高了。我私自搬了条凳子在床边坐下。可能是太累了,我不久竟然趴在床上睡着了。

13
等我醒来时许墨已经醒了,我迷迷糊糊地抬头。
发现他已经坐起了身子,便我一下子清醒了。
“啊……抱歉,之前睡着了。你再睡会儿吧,不是还在发烧吗?”说着我就下意识地用手背去试许墨额头的温度。
碰到许墨的那一刹那,我就后悔了。太……太暧昧了吧。
我快速地收回手。许墨怔怔地看着我,他的手里还拿着我的毛巾。
“你一直在照顾我吗?还有,这是……你的毛巾吗?”
有种莫名的羞耻感油然而生……
“是我的没错……”
“谢谢你。很辛苦吧?照顾我的话。”许墨略带歉意地笑笑。
“没有,没有。”我连忙摆摆手。其实是挺累的。不过刚刚碰到他的额头感觉现在烧已经不那么严重了,我叹了一口气。
“果然还是很累的吧?我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生病。那天去科技馆的路上,对不起,我说了谎。我确实身体已经超负荷了,只是我不愿承认而已。那天之前,我大概已经五天没有睡过觉了,三餐也没有怎么吃。”
“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累,五天不睡觉,三餐也不保证。许墨你又不是仙人……”我有点埋怨的语气。
“可是……每次一想到你,我就没办法静下心来工作。我只能不停地不停地做实验、做研究、写论文,才能没有任何空余的时间想你。理智告诉我要把你推得远远的,可我却总是忍不住靠近你。你说,这是为什么呢?”逼迫而又带着一丝无奈,许墨问题让我不知道如何来回答。
停顿了许久,许墨又说:“之前和你说的,你好像还没有回应我?”
茫然……和我说了什么吗?
看我眨巴的大眼睛,许墨叹了口气:“你怎么这么狡猾?”
说到狡猾我就来气,压抑在心中的情绪忍不住爆发了出来:“许墨!狡猾的人明明是你好吗?对谁都很温柔,喜欢你的人又那么多,凭什么你对所有人都一样好。每次和我说话都把我当成傻子一样戏弄,净说一些绕圈圈的话。”
说着说着,眼泪就不自觉地往下掉。
“你说‘重要的不是看什么,而是和谁一起看’,其实换了别人也一样吧,反正所有人对你来说都是一样的。你用一样的方式和别人交流,也用一样的方式对待别人。在你心里,我也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不是吗?!”
说罢,我的眼泪不住地往下流,许墨先是呆住了,然后马上凑上前来为我擦去眼泪。
他擦了眼泪,我却哭得更厉害了。
“是别人的话你也会帮别人擦的。”
“不会的。”
他把我抱进怀里,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我呆了一下,又再次哭起来。我的头枕在他的肩上,眼泪和鼻涕都擦在了他的衣服上。
他轻拍我的后背,安抚我的情绪。
如果我有时光机,我希望能再次回到那一刻。

14
等我悄悄恢复了一些,他说,“好了,起来吧。”
我听话地从他肩上起来,依旧愤愤地看着他。
“我没有对所有人都一样好。你所看到的都是正常的人际交往。询问被试的身体状况是为了确保她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实验,给花店老板送的那束玫瑰是为了感谢她帮我调来的矢车菊。我很少不为任何理由地去做某件事……这么解释,你可以理解吗?”
“你……你也可以是为了研究我,才一直帮我的!”
“你这样认为吗?那我可真是失败呢。”许墨自嘲地笑笑。
“可是你说过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你总是忘了研究的事情。所以许墨,我应该相信你吗?”我盯着他的双眼,我看到他眼中的自己无比坚毅,决然。
“那么如果我是那个画家的话,你愿意当我的蝴蝶吗?”
“嗯……我有点忘记了,故事最后的结局怎么说来着?”再不狡猾一点的话,可能以后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。
他再次将我拥入怀中。

15
“我爱你。”
“嗯。这次,我听得很清楚。”
那么——
许墨,
和你一起的话,
就算是万丈深渊,
我也——在所不辞。

后记
关于“许太太”

那天,我蜻蜓点水地亲了他一下,他好像很开心的样子。但是不一会儿又开始皱眉。
“不怕感染上病毒吗?我现在还在发烧。”
“你不是看上去挺开心的吗?”我眨了眨我的眼睛。
“所以——这可以看成是许太太给我的一个小奖励吗?”
“什么许太太啊!你还没有把我娶进门呢,就开始乱叫!一个教授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懂!”我生气地捶打他。
几声咳嗽。我立马停下手上的动作。“没……没事吧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”难道说自己忘了他还在发烧?这也太蠢了吧。而且我也没有很用力,不会……是装的吧?不过碍于本来就是自己有错在先,完全没有办法。
“只是道歉吗?不需要赔点礼物什么的?”许墨假装面露难色,明显是打了什么坏主意。
“许太太?”看我许久不回应,许墨先开了口。
“啊?”我一脸茫然,“别……别着急,我还没有想好。”
他轻笑一声,“不用想了,已经够了。”
我先是感到奇怪,后来想起那声“许太太”,便面红耳赤。
又在戏弄我了。
他的笑更深了。
“谢谢你,许太太。”

*一些剧情解释及桥段套用
1、饭局 指“游园之约”中与研究所相关人员的饭局。
2、把周六借给我 参考电话“是约会吗”
3、上次玩过游乐场 指“游园之约”中去过游乐场。
4、弄疼你了吗 参考第五章和许墨一起去孤儿院时,因许墨不想去午睡用力拉起身的女主后,女主跌回座位,许墨道歉的剧情。
5、发烧 灵感来自【深陷】卡面介绍。【并未获得该卡,即没有看过相应剧情】
6、画家与蝴蝶 灵感来自电话“画家与蝴蝶”,部分文字直接引用电话“画家与蝴蝶”。【未获得该卡,仅根据从网络获取的文案】
7、询问被试身体状况 灵感来自第五章许墨在研究所楼下与被试的对话。
8、送花店老板玫瑰 参考第五章许墨送花店老板玫瑰的前因后果。
9、“理智告诉我要把你推得远远的,可我却总是忍不住靠近你。”&“重要的不是看什么,而是和谁一起看。”&“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总是忘了研究的事情。” 均为直接或间接引用剧情原文。
10、五天没有睡觉 灵感来自第五章剧情许墨告诉女主自己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过觉了。
11、无风时风铃响 借用《明若晓溪》(明晓溪著)中桥段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