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束

微博 @傲娇不败
贴吧 @一方的蠢萝莉°
许太太√
7天一更小剧场
在准备访谈一类的x
你的喜欢和推荐就是我更新的动力|ૂ•ᴗ•⸝⸝)”

头像源自太太@山桂贰 画的♡超美w
封面源自太太@canine 画的撩撩♡

【原创同人·许墨】小剧场

【笔名:傲娇娘·十束(十束) 微博 @傲娇不败,贴吧 @一方的蠢萝莉°】

NO.3 讲座
大约和许墨在一起已经有一个月了。
见面的时间虽然不多,但是偶尔也能一起看个电影吃个饭什么的。
这几天安娜姐说华锐那边的投资又出了问题,我忙得焦头烂额。
来电提示。
许墨。
看了看电脑上尚未完成的工作汇报,再看看响个不停的手机。
我终究还是接起了电话。
“喂……?”我整个人瘫在椅子上,终于能歇一下了。
“生病了吗?你好像很虚弱的样子。”许墨的声音低沉而温柔。我暗想:要是他每晚在床边给我讲故事的话,我准能睡了好觉。
“没有没有。”我又打了一个哈欠。
“工作太累了?”
“有点吧。嗯……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?”
“这周六,我在恋语大学有个讲座,本想问你有没有兴趣来听。但你现在似乎很累,周末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。”
我想了一下,今天是周二,如果每天多加几小时班,把周六腾出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“我……其实可以去的。”
“确定可以吗?大脑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,得不到休息的话,转速会变慢的。”
“你的意思是我会变笨咯?”
“不,我可没有这么说过。”许墨轻笑,“好了,不逗你了。要是周六精神不错,就过来敲门或者给我打个电话,我开车带你过去;不行,就在家里休息。”
“好!”我突然有了干劲,神智也清醒不少,“那我开始认真工作啦!挂了!”
“加油。”
挂断电话,想到许墨的那声“加油”我心里还是甜甜的,对于周六的讲座更是满怀憧憬,虽然,我甚至不知道主题是什么啊……
日子一天天地,在我与黑夜的顽强对抗下,悄悄从指尖溜走。
那天通话结束以后,许墨把讲座的时间发给了我。
上午十点,九点出发。
太好了,并不是很早,大概七点半起床就绰绰有余了。为此,我还特地设了闹钟。
然而到了周六那天,等我睁开眼睛看手机的时候,屏幕上硕大的数字让我差点从床上跳起来——九点二十?!
天哪天哪,许墨的讲座来不及了!手机还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。
许墨发的:
还在睡觉吧?讲座的话就不用来了,好好在家休息,起来的时候记得吃早餐。我家钥匙已经放在你的信箱里了,早餐放在餐桌上,旁边有微波炉,如果冷了,就自己热一下吃。
早……早餐?我好像已经有一个星期否没吃过了,不得不说,科研人员的生活还真是很规律啊……除了几天不睡以外。
不过我想了想,还是决定快速整理好行装奔赶去听讲座。
火急火燎地跑下楼,随手招了一部出租车,让司机赶紧开到恋语大学。
九点五十七!
到了恋语大学,我就看到告示板上有许墨的讲座。
嗯,三号楼,大礼堂。
在恋语大学里兜兜转转,终于找到了三号楼的大礼堂。
十点十分。还是迟到了吗?
门口的工作人员把我拦在门外。
“小姐,已经停止入场了。”
“从后门进去也不可以吗?”
“抱歉,讲座已经开始了,任何人不得再进入。”
我急得团团转。总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吧,如果这样,还不如在许墨家里吃吃早饭,玩玩手机呢。欲哭无泪。
现在唯一能让我进去的——只有许墨了。但是……就算他带着手机,肯定也是静音的吧。即使如此,我还是决定试一下!
通讯录——许墨——拨通。
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果然静音了吗?
“喂,怎么了,我的讲座才开始。等会儿我再给你打过去好吗?”电话被接起,许墨压低声音,声音有些着急。
“我在门外。”我有些委屈。
许墨叹了口气。“我知道了。”
刚挂了电话,门就被打开了。
“许教授。”工作人员跟许墨问好,其中一个看着我,明显有些为难,“已经停止入场了,但是这位小姐好像很想进去。”
许墨看到我,皱了下眉,摇摇头:“没关系,让她进来吧。”随后向我招招手,让我跟过去。
场外和场内还有一间小隔间。
“谢谢。”跟在许墨身后,我怯生生地向他道谢。
他回过身,拍了拍我的肩:“没事,快进去找个位置坐下吧。”
我点点头,快速走进礼堂。黑压压的一片,许墨的讲座几乎座无虚席。我找了半天,只有最后一排没有人,我随意找了个位置,便坐下了。
不少人向我投来令人不快的目光,旁边议论的声音也不绝于耳。
“许教授的讲座从来不允许人中途入场的。这人什么开头啊?”
“听说许教授居然有女朋友了,不会就是她吧?”
“醒醒,许教授怎么会喜欢不守时的女孩子啊。”
“这个女生不简单啊。”
“不会是什么领导的女儿吧?”
看到许墨走了进来,学生们的声音轻了下来了,也不再看我。他眼神来回游走后,定格在了我的位置。学生们又悉悉索索一阵响动,最后在许墨一个“嘘”的手势后重归于平静。
“我们接着刚才讲的。脑科学的最终目的是在于阐明人类大脑的结构与功能,以及人类行为与心理活动的物质基础,在各个水平上阐明其机制……”
今天讲座主题应该是许墨最擅长的脑科学吧?
讲座是挺有趣的,但是前几天都熬夜赶工,刚刚又一路狂奔,出了点汗,再加上这暖洋洋的空调风,我还是忍不住睡着了。
等我醒来,睁开眼睛,发现礼堂已经空无一人了。身上多了一件外套,转过头,许墨合上了电脑,正看着我,有些无奈:“醒了吗?我的讲座真的很无趣吗?”
我连忙摇摇头:“是我的问题,可能昨天没休息好吧,今早赶过来也没吃早饭。”
许墨的眼中掠过一起惊讶,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:“我给你留了消息,你没有看吧。”
“我……我看到了。”我支支吾吾地,总感觉像个受训的孩子,“但是,我想到今天是你的讲座,时间又来不及了……”
又被门口的工作人员拦住了,还被学生议论了。我有点委屈,眼眶有点湿湿的。
“好了好了,”许墨摸了摸我的头,用手拭去我眼角的泪花,“是我考虑不够周全,下次不会了,去吃点东西吧,要是低血糖就不好了。”许墨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“嗯。”我也跟着站起来,但明显刚睡醒有些不稳。
许墨从后面扶住我。
“需要我抱你吗?你现在走路的话可能会有些吃力。”他关切地询问我。
“这样……不好吧?”毕竟还在大学里面,许墨真的把我抱出去的话,如果传出去影响岂不是很不好?但是,自己走的话,又有点脚软,只能折中一下了。
“我能靠着你走吗?”我抬头看他。
“可以,”我靠着他,他搂住我的腰,“冒犯了。”
“没……没有,都是,男女……朋友了。”碰到这种把关系摊明的时候,我还是会不自觉地脸红,说话也结巴了。
他对我笑了笑,带着我下楼了。
一路上不免有学生在旁边窃窃私语,但是许墨掌心的温度从腰部传来,便没有心思再顾忌其他了。
我突然想起什么。
“许墨。”我抬头,停下脚步。
“嗯?”他停下步子。
“你怎么会接我电话的?”
“手机有铃声。”
“做讲座的时候可以设铃声吗?”我疑惑地看着他。嘿嘿,人是走不动了,脑子转得还是很快的。
“确实不可以,不过想到你早上或许还要找我,就忘记关了。况且只有你的来电有铃声,别人的只有震动。这样的回答,你还满意吗?”许墨笑了。
我低下头。许墨,你真是太狡猾了。
而后,他带我进了一家餐厅。
“吃些什么?”坐定后,许墨把菜单递给我。
“这个,这个,还有这个。”我胡乱点了一些,把菜单递回给他。
许墨合上菜单,直接还给服务生。“就这些,谢谢。”
“好的,先生。”服务生点完单就离开了。
“你不吃吗?”我有些疑惑。
“比起自己吃,我更喜欢研究你吃饭。”许墨先看着我,他的眼睛倒映出我的样子,“吃完后请告诉我你的感受。”
又戏弄我。
“不要。”从前一味地答应他,所以我总是处在被动的位置,现在,我也要学会反击了!
“真的吗?”许墨一副失落的样子,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。
“那……好吧。”可看到他这个样子,我又不好意思拒绝了。
饭菜来了,我开始吃起来。
“许太太,”这好像是他今天第一次叫我“许太太”,我抬起头,看他,他眼中满含笑意,“有没有人和你说过,你吃饭的样子,也很可爱?”
不知道是不是饭菜的热气所致,我的脸开始发烫。
就这样,和许墨的对决,再一次以我的失败告终了。

*一些桥段套用和引用
1、讲座 灵感来自许墨约会“午后之约”中的讲座。
2、睡着 灵感来自第五章剧情在许墨的课上睡着。【不是很能记清了,但应该是在孤儿院的时候】
3、冒犯 灵感来自许墨约会“雨中之约”中许墨由于半边肩被淋湿后,靠近时的对话。
4、脑科学学术片段 引用百度百科“脑科学”词条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