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束

微博 @傲娇不败
贴吧 @一方的蠢萝莉°
许太太√
7天一更小剧场
在准备访谈一类的x
你的喜欢和推荐就是我更新的动力|ૂ•ᴗ•⸝⸝)”

头像源自太太@山桂贰 画的♡超美w
封面源自太太@canine 画的撩撩♡

【原创同人·许墨】小剧场

【笔名:傲娇娘·十束(十束) 微博 @傲娇不败,贴吧 @一方的蠢萝莉°】

NO.6 酒与梦
“我不会离开你的……”
可是许墨却在一步步后退,步伐渐渐加快……
“不要!”
我猛地睁开双眼。
是梦。
身上和手心都是冷汗,隐隐的不安感向我喷涌而来。我轻叹一口气——幸好只是梦而已。
最近做梦的频率越来越高,大抵是工作太忙的缘故。我慵懒地坐起身,揉了揉太阳穴,额头微微有些发烫。我匆忙穿好衣服,从药箱里翻出体温计。
三分钟过去,我取出含在嘴中的温度计——37.9℃,居然发低烧了。
今天是周五,公司里最近的事要做个小结,不得不去。
洗漱好之后,吃了粒头孢,便打车去了公司。
虽然是周五,但是过得并不轻松,节目还剩下结尾部分需要精修。
一旦有正事要做,时间便过得飞快,一转眼,竟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点,只要等视频渲染完就可以回家了。
同事们也纷纷理起包,讨论着下班后有什么活动。
悦悦提议:“要不我们今天去那家新开的酒吧吧?听说最近生意可好了!”
众人纷纷说好,然后有齐刷刷地向我和安娜姐投来殷切的目光。同事们的活动,我和安娜姐平日里都很少参加:安娜姐平时要带她的小侄子,不便参加这种聚会;而我……看他们每次贼兮兮地向我笑,说“算了”、“算了”,大概是怕拐走了我,坏了某人的“好事”吧。
安娜姐看了看他们,居然破例同意了。我本是想拒绝的,但是安娜姐拍了拍我的肩,轻声说:“春节快到了,这可能是年前最后一次聚会了,还是去吧。”
听罢,我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点点头。同事们立刻爆发出欢呼声。
他们自顾自地理起包来,我想着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可不能半途倒下,于是从包里拿出早上带来的头孢,吃了一粒。
酒吧不是很远,我们边走边聊,不一会儿就到了。
“到了到了!就是这里。”悦悦开心地喊着。
似乎是第一次来酒吧呢,以前家里管得紧,KTV也很少去,更不用说酒吧了。总之,第一次来,还挺新鲜的。
不过我喜欢安静的地方,酒吧里相对来说就嘈杂了一些,我眉头微皱,跟着大家走了进去。
悦悦跑在最前面,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。我正疑惑她去哪儿了,过不久她便又回来了,然后一个服务生带我们进了包厢。
悦悦偷偷溜到我身边,悄悄在我耳边说:“老板,记得付钱哦~”
“我又不是富婆,哪来的那么多钱?自己都要养不活了。”
“嘿嘿,你不是还有许教授嘛?”
我不禁苦笑,又是一笔大开销啊。虽说公司已经有了起色,但还在可能被撤资的边缘徘徊。况且许墨最近实验也遇到了瓶颈,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回过家了。听说他研究的新试剂另辟蹊径,不走常路,许多院里的都反对,投资方也半信半疑,好像随时准备走人。我也只是他的女朋友而已,难道要伸手问他要钱吗?怎么可能。
即使如此,我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既然要玩,就要玩得尽兴。进了包厢,我便说:“今天我请客,大家放开了玩!”
一声震耳欲聋的“耶”后,大家开始了年前最后的狂欢。
我对酒知之甚少,任凭别人往我酒杯里倒什么,我便喝什么。然而一杯酒还未见底,我的脸已是滚烫滚烫的,我示意安娜姐人有些不适,安娜姐大概是看到了我的异样,陪我去了厕所。
一阵干呕,却终究没有吐出些什么。
“你以前是不是没喝过酒?”安娜姐一边轻拍我的后背,一边关切地问。
我捧了一把水漱了漱口,回答到:“好像是的。”
安娜姐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有些激动地问我:“你该不会是……?!”
听出她话里的意思,我的脸更烫了:“别……别瞎说!我和他还只是男女朋友呢。”
“好了好了,不调侃你了。”安娜姐笑笑,继续轻抚我的背。
待我状况稍好些了,她带着我回到包厢,进门前还不忘嘱咐我不要再喝酒了,我忙点头说好。自从我继承公司以来,安娜姐一直为我出谋划策,支持我,她像一位老师,也像一位长辈,但,更是我的朋友。
看到我回来,大家一拥而上,问我怎么了,知道我并无大碍后,又散开各玩各的了。只有悦悦离开后,又折返回来,一脸认错的样子。我想她应该是怪自己提议来这里,才害得我人不舒服吧?
我笑着,拍了拍她的肩,安慰她:“没事的,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?快去玩吧。”
悦悦惊讶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开心地点点头,继续玩去了。
临近12点,我也差不多该回家了。我刚准备理包,就听到一声惊呼——“下雪了!这是恋语市今年的第一场雪吧!”
是初雪啊。真是罕见呢,在恋语市这样的南方城市,雪是几年都难见一回的。
“哎!我朋友圈也有人发了!”
“好像都下了好几个小时了!”
“那不是恰好我们进来的时候就开始了?”
他们陆陆续续的出去了,我负责最后结账。看看数目……确实……是放得很开啊……
付完钱后我出了酒吧,看到他们在门外,商量着去哪儿打雪仗。雪还在下,没有积得很厚,也已经有不少了。许多人没带伞,就带上帽子,搂紧自己的羽绒服,像裹粽子一样裹着自己。
我出门向来有带伞的习惯。此时撑伞确实会有些不合群,但考虑到自己或许还发着烧,还是撑着为妙。
前面不远处有块草坪,在那儿打雪仗最合适不过了。大家兴高采烈地走过去,精神气还很足的样子,真是佩服他们玩了那么久也不累啊。
随他们来到草坪,我就站在旁边看他们玩,他们也很识趣,没来邀请我一起。这时我的去留的决定权已经在自己手里,不过,毕竟是难得的聚会,就陪他们到最后吧。
脸还是有些发烫,应该还是刚刚的酒劲没有退吧,我暗暗想着。但是很快,我一会儿看他们打雪仗,一会儿看看手机,竟感到头晕站不稳。我越想集中精力,就越觉得累,最后向一侧倒下去。
我昏迷了。
等我醒来已经是在医院里了。
公司的人应该都已经回家了,身边只有许墨陪着,他握着我的手,趴在床上,好像是睡着了。我不禁扬起了嘴角,想伸手拿手机,拍下他睡着的样子,却发现另一手正在打点滴。他睡着是嘴角竟带着浅笑,鼻梁十分挺拔,他那长长的睫毛,轻轻覆下,我能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。这样美好的画面不能留下,实在是可惜至极。
大概是感觉到我手上细微的动作,许墨醒了——被我吵醒了。他最近也很忙吧,为了新试剂,他肯定花费了不少心血,却遭到周围人的质疑,百忙之中,还有我这个拖油瓶给他添麻烦,真是辛苦了。
我抱歉地看着他:“没想到会给你添这么大的麻烦。”
他看着我,眼神中竟然透露出一丝绝望,令我战栗。他开口,嗓音有些沙哑:“你,想自杀?”
自杀?怎么可能?我过得好好的,人生再怎么艰难,也没有到要寻死,这个地步啊……
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我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“你的同事,打电话跟我说——你休克了。我后来才知道,你吃了头孢以后,又去喝了酒。”从许墨的话语中,能听出他强行抑制的愤怒之情。他稳定了一下情绪,恢复了平静:“我很担心你。”
“吃头孢和喝酒有什么关系?”我坐起身,背靠着床板,疑惑地看着许墨,又突然想起,他现在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完成新试剂的研究,“你回去工作吧,我没事了。”一说出这句话,我立马就后悔了。因为我想起了,昨天的那个梦。我仿佛看到了那个绝望而无助的自己,看到了那个说着“不会离开”却渐行渐远的许墨。
“发烧最好不要喝酒,况且吃了头孢以后再喝酒,会引起各种不良反应,严重一点——会死。”许墨眼神凛冽,冷如冰窖。
我被他说得有些害怕,确实挺危险的。不过看到千年中央空调会有冰山的一面,我竟在如此严肃的时候扬起了嘴角。
“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?”他叹了口气,抚上我的额头,无奈地笑了笑,“真是太不让人放心了。工作那边没什么问题,你不用担心,我会留下来陪你——你的同事我让他们都回去了。”
说完他竟然站起身,朝门口走去。我害怕极了,此刻的场景与梦中的开始重叠。
“你去哪里!”恐惧充斥着我的内心。
一阵寒风吹起窗帘,昏黄的灯光下,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却不见他脸上的表情。
声音开始重叠。
“当然是——离开你了。”如冰窖般的寒冷。
“当然是——保护你了。”如春风般的温柔。
我的视线开始模糊,眼睛最终合上。
一望无垠的白雪覆盖着大地,往事开始像走马灯一样从眼前飘过。我竭尽全力地往前跑,为了把那些抛在脑后。过去,那些被尘封的过去,不能再被揭开。虽然我几乎已悉数忘记了,但是我知道,那是我不想要触及的,永远的——梦魇。
我拼命地往前,不停往前,那些画面却一直围绕在身边。我停住了脚步,一下子跪坐在地上,无助地求救。
我声嘶力竭地叫着许墨的名字,却无人应答。
脚步声。清晰的脚步声。
我抬头,惊喜地发现许墨正朝我走来。
他走到我面前,蹲下来,抚摸着我的脸颊,他眼中满是笑意,上扬的嘴角是那么熟悉。
我刚要说话,他就用食指抵住我的嘴唇。
“不能犯规哦。”他轻声说。
我紧握的右手里,出现了一把匕首。
我听到有人说:“开始选择吧。遵从你的内心,做出选择吧。”
我的右手开始颤抖。许墨依旧笑看着我。
那个声音开始催促:“怎么还不决定!再不选,你们两个都得死!”
果然是要杀人吗?
选择自杀,还是杀掉许墨。
我举起匕首,对准许墨的心脏,泪水从我的眼中流下。
对不起。
如果只能活下一个……
我拿刀的手反转了一下,对准自己……
我选择你。
扎下去。
我看到他的瞳孔不自觉地放大,脸上没有了微笑,只剩慌乱。
我听到那个人放声大笑,笑到后来声音大概是越发凄惨了——因为,我也听不太清了。
有人托住了我的身体。我听到了,眼泪滴到我脸上的声音,我想要抬起的手,最终还是滑落下来。
我没有犯规哦,到最后都没有……
“哔——”
我恍恍惚惚听到悦悦的哭号,听到了安娜姐的安慰,听到了很多不认识的人的脚步声,听到了许墨的哀求,我听到了医生的叹息,听到了顾梦的啜泣。
如果是梦境的话,应该能醒来吧。如果是梦的话……
我感觉到自己被装到了一个长方形的容器里,感觉到周围都好冷,感觉到有花的香气,感觉到被很多人围着。
为什么没有人喊我的名字?
我觉得一路上都十分颠簸,过了一阵子,周围突然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。
他喊了我的名字。
我睁开了眼睛,我感受到自己脸上还挂着泪痕。
我看到许墨抱着我,用力地把我抱在怀里,我不由自主地动了动,被他这么抱着,我身体都快要散架了。
我知道我还是回到医院里了。
我说:“我回来了。”
许墨的声音已经沙哑,可能也哭过了吧。“欢迎……回家。”
我伸手轻轻环住他的腰,“我知道,你都看到了。”
“对不起,我……不会再催眠你了。”许墨在我耳边轻声向我道歉。如果他这样为我讲个睡前小故事,我会很开心的。
“许墨,我所求也不多。你没必要趁虚而入,我可以把一切交付于你。”我轻轻拍了拍他,“好了,我现在真的要好好睡一觉了。”
他松开我,我重新靠回床头,我顿了一下,“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?”我笑了,我想肿着眼睛的我,笑起来肯定很丑吧。
“这次,我一定不会走了。”
“还有呢?”
他想了想——我看到他的双眼微红——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。
“好梦。”

*一些剧情解释及灵感来源
1、我不会离开你 参考第九章剧情许墨回答女主的提问,说不会离开。
2、去酒吧 灵感来自城市漫步剧情女同事拉女主去喝酒。
3、新试剂 参考许墨约会“舞会之约”中许墨因研究新试剂遭人质疑。
4、下雪 灵感来自近日上海的大雪。
5、医院 灵感来自第九章剧情女主受惊吓进入医院,许墨赶去探望。
6、梦境 灵感来自第九章剧情许墨强迫女主进入梦境。
7、第二重梦境 灵感亦来自“平行世界”理论。

评论(9)

热度(13)